rss 推荐阅读 wap

东方头条网,东方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as  xxx  自驾游  云南  test
首页 焦点资讯 城市新闻 财经投资 体育运动 行业发展 旅游消费 娱乐头条 创新创业 商业推广 微商达人

此新闻已被删除

发布时间:2020-10-18 05:45:40 已有: 人阅读

  南方网讯“黄山这一课,证明我完全合格!”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夏天,在黄山逗留了5天,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。

  这年的7月,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带着家人离开北京,开始了他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的第一次南巡。他先是来到安徽,兴致勃勃地登上了黄山。这一年,75岁。

  一年前,在著名的东北之行中,提出要重新恢复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,把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,直接启动了中国这艘历尽艰难的古老航船伟大的历史转折。

  在黄山逗留了令人难忘的5天。他在国事纷繁、筹思萦怀之余,能有机会寄情山水,攀登黄山群峰,观览胜景,舒心畅怀,实在难得。在这里,他以睿智的眼光,提出“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!”的号召,使黄山更加广阔地敞开了它的胸怀,风姿挺拔俊秀的迎客松迎来了更加众多的海内外宾客。黄山市的建设也有了新的发展。

  7月10日,晴空万里。的专列徐徐地停靠在江苏徐州的一条专用铁路线上。车一停稳,安徽省委万里、安徽省公安厅副厅长兼警卫处处长周爱义等同志迎上前去。

  这时,只见同志上身穿着白色短袖衬衣,下着灰色布裤,脚穿平底圆口布鞋,健步朝大家走过来……,他一边与大家一一握手,一边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:“谢谢你们了!”

  同志此行的目的地是黄山,列车重新启动之后,负责警卫工作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孙勇向万里等同志说:“邓此次是利用休假时间和家人一起到黄山旅游的,对外不宣传,不封山,不断游,更不能影响群众游览黄山。邓说了,要与群众同走一条路,同看一处景。”

  11日上午8时许,同志乘坐的专列经蚌埠、南京、马鞍山、芜湖,驶进了皖南山区的一个三等小站:繁昌。

  7月的皖南,骄阳似火,气温达38摄氏度。车上没有空调,小平同志和大家说笑着,不时掏出手帕擦去脸上的汗水。

  14时30分,一行在中共安徽省委万里等人的陪同下驱车来到黄山,下榻位于黄山温泉景区的观瀑楼。

  观瀑楼建于1954年,是一幢具有徽派古建筑风格的宫殿式两层楼房,石砌外墙,砖木结构,飞檐翘角、造型别致。二楼阳台是观赏黄山人字瀑的最佳处。观瀑楼以接待党和国家、外宾和港澳台同胞为主,舒适宜人,闻名遐迩。沈钧儒、刘伯承、陈毅、董必武和越南共和国主席胡志明等来黄山时都曾住在这里。

  在观瀑楼稍事休息后,便与随行人员一起,巡行于迤逦十里的桃花峰下,漫步游览桃花潭、白龙桥和花房等景点,兴致勃勃地登上了桃源亭,遥望云蒸霞蔚、烟岚缥缈的天都、莲花、玉屏诸峰。

  桃源亭,海拔660米,位于桃花、紫石、清潭“三峰”之间。亭前,飞瀑流泉,黄山“四绝”,可观奇松、怪石、瀑布“三绝”。

  他的二女儿邓楠在亭子里仰望着四周那雄伟、陡峭的山峰,情不自禁地对父亲说:“爸爸,这样高的山,咱们能登上去吗?”听后,满怀信心地说:“哎,气可鼓,不可泄嘛。我们明天一定要上。”

  游览了桃源景区后返回观瀑楼,万里走到小平前跟前,说:“明天上山,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滑竿(一种简易竹器轿子)。”

  第二天早晨7点多钟,迎着清晨的凉风,与随行人员乘车来到慈光阁。这座古朴典雅的亭阁,是供游人憩歇之处,位于玉屏峰上山路口。黄山管理处职工和闻讯赶来的中外游客迎候在这里,自动列队欢迎。下车后频频向热情鼓掌欢迎的群众招手致意。他说:“谢谢同志们的鼓励,这个山,我一定要上!”这宏亮的声音,与群众的欢声笑语交织在一起。

  身着白衬衫,穿脚圆口黑布鞋,手拄拐杖,开始从慈光阁徒步登山。行行复行行,峰回路转,山势很快变得陡峭起来。黄山管理处的同志请坐上事先准备的一顶轿子上山,可他执意不坐,继续步行。

  磴道上,一口气登上30来个陡峭台阶,竟把随行亲属甩在了后面。不时回过头去嘱咐年轻人要当心。陪同人员担心他走得太快,体力不支,对他说:上山时要走慢一点。乐哈哈地说:“这个事,你们不要教我,我比你们有经验。长征时候,不少人都跑垮了,我还是越走越有劲。”接着,他向大家传授了两条登山的经验:一是把裤脚卷到膝盖上面;二是走起来步子不要太快。大家按照他的方法一试,果然轻快多了。

  中午时分,行至古色古香的半山寺。小平一行到达半山寺,随行人员拿出了干粮让小平进午餐。带的干粮有面包、榨菜、鸡蛋、卤菜和啤酒。小平一边观光,一边吃着干粮,毫无倦意地与警卫人员亲切交谈着,并询问黄山的历史掌故。

  寺中的僧人看到小平吃干粮,感到很过意不去,执意要加两个菜,小平见此情景,便说:“那好啊,既然你一番热心,我就吃吧。”吃完饭后,僧人又敬上一碗香茶,小平端起来喝了一口之后,连声说:“好,好,味道好。”

  穿过“一线天”,逾越“蓬莱三岛”,接着向玉屏峰进发。小平不顾疲劳,登上了海拔1716米的玉屏楼。他站在迎客楼前凝思良久,脚下乱云飞渡,但他从容自若。

  在玉屏楼,小平同志游黄山的消息不胫而走。玉屏楼广场上挤满了游客,大家一见小平同志健步走来,便情不自禁地欢呼“小平,您好!”小平不断向游人招手致意。当他来到曾被周恩来总理称为我国的第一棵宝树迎客松前时,观看了前海风光,并接见了玉屏楼全体职工并合影。

  当晚,下榻在玉屏楼三楼东面的一间客房里。二楼、一楼、包括楼道都住满了游客。小平在房间落座之后,就问黄山管理局的同志:“这么多的游客晚上住的、吃的都解决了吗?”

  晚餐的时候,小平看到玉屏楼餐厅按照他的要求送来四菜一汤,他非常高兴,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样好,吃的问题不能复杂。”

  13日,黄山的夏晨,天宇蔚蓝蔚蓝。光照云海,灿若锦绣的朝日,把世界“天然公园”的黄山装扮得更加迷人。

  小平早早就起床了。用过早餐,他走到迎客松前,与玉屏楼的服务员、厨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合影留念。他对大家说:“感谢你们,你们辛苦了。”然后和大家一一握手道别。

  小平一边擦汗,一边冲着大家说:“把裤腿卷起来,走起轻巧些。”他边说边把裤子卷得很高。随行医生提醒他:“坐下休息一会。”他依然向前走着……边走边说:“登山不能久留,坐下来就走不动了,这是我们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时积累总结出的经验。”

  尽管小平同志再三叮嘱,保卫人员出于安全考虑,还是想悄悄控制一下上山游客的人数,结果被发觉了。他严肃地说:要让群众上山,不要搞得戒备森严。

  许多来自海内外的游客,听到游览黄山的消息,一传十、十传百,都盼望在此胜地一睹的风采,而一路上遇到身后有年轻人或挑担的老乡,就连忙让路,招呼随行人员说:“让,让,请他们先走。”然而许多游客、挑担者往往赶到他身边就不走了,同他亲切地交谈起来。

  到黄山的当天,我们几个被黄山的景致深深吸引,忙着四处拍照。正当我们在桃花溪一带流连时,一辆黑色轿车从我们身边驶过。眼尖的陈静溪大喊:“!!”

  我们三个女生都认为不可能,是党和军队的,又是副总理,他要是来了,早就封山了,还能允许老百姓随随便便到处逛?

  第二天上午,我们绕过天都峰,拍了迎客松,于午间来到半山腰的玉屏楼,打算在此投宿。这时,我们得到通知,玉屏楼今日一概不接待游客。凭着陈静溪同学昨日的发现,加之我们千方百计地打听,终于弄清:小平同志确实到了黄山,一行亦将投宿玉屏楼。

  我们旅游的重心一下子变了,几个人商讨着怎么才能见上小平同志一面?小平同志与我们同天上山,想必光明顶、天都峰、莲花峰还没去过,守着这些景点,肯定能见着。云海、松涛、奇峰、异石,不再像第一天那样吸引我们,都在我们眼中一晃而过。我们先上光明顶,第二天又一路踏下百步云梯,准备再去玉屏楼一带找寻。就在这时,我远远看见一行人已绕过莲花峰,沿一条较平坦的山路往百步云梯方向走,后面跟着两乘滑杆,一乘有人,一乘空着。我本能地感到,那就是一行。我朝三个同学喊道:‘我先下山啦,已绕到山下了!’

  没人回答。我又冲到滑杆前,上面坐的是卓琳同志!她和气地告诉我:“邓就在前头,看你认识不认识?”

  天啊,我真的看见他了!邓此时正在百步云梯下津津有味地欣赏摩崖石刻。我几步迈到他老人家面前说:“我是复旦大学新闻系78级学生,我们来黄山旅游,听说您也来了,真是太高兴了,我们非常想见见您。我还有三个同学在后面,您能不能在这儿歇会儿,等等他们?”

  随行人员中一片笑声,他老人家也笑了。我一定是说得太急,他老人家没听清楚我开头说的一句话,就用他那浓浓的川音问我:“你说你是哪里的?”

  我又把身份报了一遍,紧接着说:“是您恢复了高考制度,我们才上了大学。我是“文化大”后第一批从中学毕业直接上大学的,后面有两个同学是老三届的,她们能上大学非常不容易,所以她们非常非常感激您,很想见见您,您一定要等等她们。”

  我看见老人家慈祥的笑容,知道他已答应我的请求,心里高兴极了!我对小平同志说:“看到您这么大岁数还能够亲自登山,知道您身体很好,我们都非常高兴!”

  说话间,陶维佳和刘晓红两人先于陈静溪赶到跟前,她俩跑得满脸通红,一边喘气,一边与小平同志握手问好。然后我们提出要与小平同志合影留念,老人家颔首同意。随行人员问以什么为背景拍照,小平同志环顾一下四周的景致,说:“就以百步云梯为背景吧。”

  我们三个女学生,像孙女偎在爷爷身边那样,幸福地与小平同志照了像,然后,不知足地又问他老人家能不能给我们签名留念。他老人家随和地伸出手,接过我们三人递上的学生证,签下了他的伟名。这时,围观的游客们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,分享我们的荣幸。我们在百步云梯下恋恋不舍地与小平同志道别,内心充满了幸福与激动。遗憾的是,陈静溪由于肩负着我们几人的行李,跑不快,没能赶上这次难忘的会见。但是,他的学生证事先交给了陶维佳,小平同志也给他签了名。

  过鳌鱼峰时,小平坚持自己一个人走。警卫的同志不干了,在相持不下的时候,机敏的卫士长搬出了“组织原则”,小平只好笑着作了让步。

  当小平在警卫人员的保护下走过鳌鱼峰时,在场的游人和随行的人员都被这位75岁老人的顽强毅力深深地折服了。接着,小平又一鼓作气地攀登上海拔1840米的光明顶。

  当他得知这儿有一个气象站,就去慰问常年坚持在高山上工作的气象站职工。职工们无比高兴,齐声问候:“小平同志辛苦啦!”小平风趣地说:“爬山就要吃苦嘛!”气象站的一位女职工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,小平走过去抱过孩子,亲了又亲,还关切地询问孩子的母亲:“家里生活怎么样?”气象站工作情况如何?”听了孩子妈妈回答之后,小平同志满意地连连点头。

  下午2时,小平登上了北海。北海广场上游客如织,大家自动排成队欢迎小平:“邓,您好!”欢呼声此起彼伏。小平不顾旅途劳累,频频同大家握手,不断地问候大家。回到宾馆房间里,小平又一次关切地询问:“同志们都能住下吗?伙食能保证供应吗?有多少人住鸳鸯棚?”

  第三天,一行来到云海苍茫、险峻壮观的西海。陪同人员向他介绍了峥嵘突兀的西海群峰和由松石构成的“仙人晒靴”、“仙女绣花”、“武松打虎”、“仙人踩高跷”等景致以及变幻莫测的云海风光。在排云亭前,观赏着西海景色,只见烟云时浓时淡,景色时隐时现,他一边看,一边点头称赞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之巧。

  抵达始信峰时,警卫人员考虑到此处山势险峻,游客又多,就劝小平同志不要上去了。望着“脚底生层云,空中翔飞鸟”的奇伟险秀的画境,小平同志用拐杖在地上敲了敲,说:“上!无限风光在险峰嘛,岂有不上之理。”就这样小平同志又健步登上了始信峰。

  在始信峰上,陪同人员还向介绍:“古代游人多从东海云谷寺登山,到这里如入画境,似幻而真,始信黄山风景奇绝,所以取名始信峰。”听完介绍后,登上始信峰最险处,居高临下,极目云天,欣赏着北海群峰和“二仙下棋”、“猴子观海”诸奇妙景致。这时正是傍晚时分,日光斜照,只见气流在山峦间穿行,上行下跌,环流活跃,漫天的云雾和层积云,随风飘移,时而上升,时而下坠,时而回旋,时而舒展,构成了一幅奇特的千变万化的云海大观,看着看着,不禁连声赞叹:“好!好!好!”

  正在黄山拍摄《白发魔女》外景的香港长城电影公司外景队的演职员,在始信峰遇到,便热情地请求与他合影。愉快地与大家合影留念。演职员们激动地将这一喜讯立刻电告香港长城电影公司。

  那是1979年7月,我们《白发魔女》的摄制组正在黄山拍摄。忽然在邓老来之前一周封山,我们还未知情,就在猜封山一定是有事发生了,不是天气变坏,就是大人物到来,平时惜水如金的宾馆都进行大清洁。探子回报后知道是与家人来度假,大家都很兴奋、紧张。他住黄山半山的北海宾馆,与我们全组人住的宾馆相邻。而我们白天在山顶拍戏,遥望北海宾馆,忽然一天见到宾馆门口出现一大堆人,就知道来了。当大家议论纷纷之际,有人报告说知道我们在山顶拍戏,要来探班。当时我们觉得好意外,刚巧当时天气不好,我们等太阳出来才拍。

  只见小平在众人簇拥下走上山来。大家心急之余为免扫兴,就算天气不好也照拍一场让邓老看看。邓太太及女儿邓林、孙女也陪了大半日,他老人家很慈祥和蔼,我们都叫他邓老,他逗留半个多小时就先走,他还和大家合照。他和我讲了两句话我印象难忘,他说:“我认识你们,看过你们的戏,我们大家一起拍张照好不好?”我们当然好兴奋。晚上鲍起静和张鑫炎还陪邓老看我们带去的电影录影带。

  次日,从后山步行下山,一路观赏着北海景点集中区域。这里怪石嶙峋的“麒麟送子”、“石鼓”、“双猫捕鼠”、“象鼻石”、“老僧采药”、“苏武牧羊”、“猴子捧桃”、“介子背母”等奇景,美不胜收。

  在陪同人员的指点下,向远方望去,看见有一怪石屹立在峰巅,状如喜鹊,其旁有一棵青松似古梅,松石糅合成景,称为“喜鹊登梅”。他饶有兴趣地欣赏着这只报喜的山鹊,称赞说:“很像!”这只受到夸赞的千年灵鹊,仿佛也显得格外振奋。

  陪同人员告诉,从侧面看,“喜鹊登梅”就变成了“仙人指路”。一听,便转身插进小路,向皮篷方向走了五六十步,回头再看这块移步换形的巧石。果然,“喜鹊”变成了身穿长袍的“仙人”,似乎正举着手为人们指路哩!这块黄山的巧石,再一次引起的兴趣。他拄着拐杖,站立在“喜鹊登梅”景点之前,极目远眺。此刻,随行摄影师抓住时机,举起相机,拍摄了一张珍贵的历史照片。

  当出现在云谷寺下山道口的时候,闻讯前来的黄山管理处的职工和游客500多人一起鼓掌欢迎,他却风趣地说:“我最后一个到,成了落后分子,还受欢迎?”顿时,掌声更加热烈了。此时,的夫人卓琳看到人群中有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,即走上前去,亲切地握住她的手,向她问候。

  下午2时,回到了他下榻的观瀑楼。他一边仰望那高耸入云的山峰,一边向迎候在这里的人说:“黄山这一课,证明我完全合格!”

  “你们要有点雄心壮志,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!”从黄山下来后,给当地负责人算了一堂生动的旅游经济课。

  7月15日下午3时,在观瀑楼会客厅召开座谈会,听取安徽省委和徽州地委主要负责同志的工作汇报,并就开发黄山旅游资源、发展黄山旅游业和徽州山区经济等问题作了重要指示。

  当魏心一介绍了徽州地区的资源、物产等情况后,十分喜悦地说:你们这里物产很丰富,祁红世界有名。你们这个地方将是全国最富的地方,黄山就是你们发财的地方,对黄山要好好整顿,主要是服务质量……这里发展旅游是好地方,省里要有个规划。

  说到这里,停了一下,然后语重心长地说:外国人到中国旅游,一般的一星期要花1000美元,少了他还不满意。你们要很好地创造条件,要搞好道路、交通、住宿、设备。上山道路要很好地整修,将来要能开快车,外国人和游客上去可以租车嘛。

  此时,万里插话说:“道路现在太窄,我们要很好地整修。皖赣铁路已在修建,屯溪机场要进行扩建。”

  强调说:“服务态度、清洁卫生很重要。温泉洗澡,钱可以适当收得多些。你们搞旅游的人,要有点外语知识。”

  呷了一口茶,接着说:旅社建筑要搞得古色古香一点,像这样的房子(指观瀑楼宾馆--笔者),一家住一天可以收500美元,起码200多美元。他们来就是要花钱,每个宾馆要搞小卖部。祁红、绿茶……搞些小包装,一两、二两的,包装一定要搞漂亮,卖他几个美元。他不是喝茶,是当纪念品。安徽纸、墨、笔、砚,也要搞好包装,卖美金。小卖部卖茶、纸、笔、墨、砚,可以比照国际价格,大有买卖可做哩……

  还说:黄山搞些好的风景照片,一套黄山风景明信片,卖他几个美元,要搞彩色的风景照片、画册,他们买回去当纪念。

  座谈会在继续进行着。话题转到如何发展徽州山区经济的问题。说:你们山区要搞经济林,发展种植业和养殖业,多养猪、牛、羊、鱼等;你们要搞生产责任制,一搞责任制,群众的劲头就来了,他们就会千方百计地搞好生产;建材要发展,要指导农民如何去盖房。他殷殷提示:“要解放思想,开动机器,广开门路,增加收入。”

  最后,鼓励安徽省委和徽州地委的负责同志说:“你们要有点雄心壮志,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!”

  一见到,魏心一说:“邓,这两个笔筒是汤口一位退休老工人用了一个月的时间雕刻而成的,是专门送给您老人家的,表示对您的敬意,这是老工人的一点心意。请邓一定要收下。”

  这两个竹笔筒一大一小,大的约有热水瓶粗,上面雕刻着“八仙过海”图案;小的约有茶杯粗,上面雕刻着“黄山风景”图案。

  听后连声说道:“好!好!这个东西很好,要大力发展。”接着,魏心一又汇报说:“徽州过去很美,山青水秀,小桥流水,现在有些被破坏掉了。”

  第二天早晨,在临行前,魏心一再次来到观瀑楼,代表黄山,代表徽州人民为他送行。此时,正在吃早饭,魏心一请他为黄山题字,他欣然应允。

  8时左右,在观瀑楼与前来送行的省、地领导同志以及黄山管理处的干部职工一一握手话别。前来送行的干部群众站在公路两旁,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,欢送一行。

  15年过去了。中共安徽省委和徽州地委遵照同志“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”的指示,努力开发黄山旅游资源,积极发展黄山旅游业,使得黄山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越来越高,黄山已先后荣膺“中国十大风景名胜”、“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”、“中国旅游胜地四十佳”等桂冠。15年共接待中外游客700多万人,是建国后30年总和的4倍多。

  “这么一块美景如画的黄金宝地,我看应该对外开放!让外国人来住,收了外汇,支援四化建设……”亲自打开了关闭了10年的“414”大门。

  4年前,上海这个东方大都市,还是“”的据点。那一年的2月,身患重病的周恩来给呈上一份报告,建议主管外事,在周恩来总理住院治病期间,代总理主持会议和呈批主要文件。批准了周恩来的报告。在的支持下,再次复出的实际上开始主持中央日常工作。这一年,71岁。

  主持中央工作的安排,像一把尖刀插在了急于抢班夺权的“”身上。急红了眼的王洪文跑到上海肆无忌惮地叫嚷:“10年后再看。”这一年,王洪文刚满40岁。

  王洪文的话传到了的耳中。在71岁与40岁的比较中,显得格外警醒。找到李先念等老同志交换对王洪文这句线年之后,我们这些人变成什么样子?从年龄上说,我们斗不过他们啊!”

  政治经验丰富的老一辈家从王洪文的话中,觉察到党和国家面临的潜在危机,那就是:老一辈家大都年事已高,一旦撒手尘寰,谁来?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好,党和国家将继续一场灾难。

  从此,人的问题,伴随着王洪文的那句话,就一直深深地印在的脑海之中,一刻也没有忘记过。

  4年之后,祸国殃民的“”早已被扫出了历史的舞台,但王洪文10年后再看的问题还没有解决。而且,这个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显得更为迫切。因此,如何选拔和培养好年轻、优秀的人,杜绝王洪文说的10年后再看的政治后患,解决好组织路线问题,成了这一次南巡讲话中的的突出主题。

  在同上海市负责人谈话时,说:大问题是问题,任何地方、任何部门都有这个问题。现在就要有意识地选拔一些比较年轻的人进领导班子,这是党的战略任务、根本任务。现在老同志要注意,要有意识地培养、帮助并大公无私地选拔年轻力壮的人,要任人唯贤,不能论资排辈。讲解放思想,在这个问题上是最大的解放思想。如果说,三中全会解决了思想路线问题,这次就是解决组织路线问题。

  吸了吸手中快要灭的烟,继续说:现在的问题,在一部分干部中一种是崇拜西方世界,反对;一种是利用毛主席旗帜,坚持“两个凡是”,这个问题是大量的,这个问题不搞清楚,是非就搞不清楚。我们的根本问题是要搞四个现代化,提高人民生活水平。不能搞穷过渡、穷社会主义。否则你吹有什么用?现在最迫切的是班子问题,是找人的问题。

  对市委、、政协、政府的班子配备都提出了要求。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解决了全党思想路线问题之后,小平同志把目光投向了党的组织路线,远瞩地提出培养年轻人的问题,并亲自推动了这件他称为“党和国家的基本建设”的重要工作,显示了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政治家的深谋远虑。正是在他的领导下,80年代初大批年轻同志走上了各级领导岗位,保证了我们党的事业后继有人。

  位于上海西郊的“414”招待所,是一所全国最大的花园别墅。这儿围墙高耸,戒备森严,历来只接待党和国家的最高。

  1978年底,改革开放的主旋律在中华大地上奏起。能否开放“414”,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。由于事关重大,中共上海市委对此颇费踌躇。是亲自打开了“414”的大门。

  小平同志在这里居住期间,每天早上都要到花园散步。几天下来,他走遍了这座院落的每个角落,始终在思考着一个问题。

  一天,在散步时,走到市委招待处处长面前,把几天来的想法亮了出来。他指了指“414”的院子,说:“这么大的房子,这么大的花园,管理它要花多少钱哟?!专门为我们几个大老爷……一年又能住几天?”

  以后的几天中,早晨散步时,就帮助陪同的市委招待处处长规划“414”对外开放后的蓝图……

  7月24日下午,会见了中共上海市委全体。谈话中,说:“我这次来‘414’住了十来天,天天都在谈生意经。这么大的花园别墅,给外国人住,可以收外汇嘛!”

  打开“414”大门的消息很快传到北京,传到全国,引起了连锁反应。不久,各地类似的花园别墅也先后对外开放。

  “414”开放以后,接待的第一批国外客人是美国的林德普雷顿豪华旅游团。之后,还先后接待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、前苏联戈尔巴乔夫、日本天皇等国家元首。

  “414”开放的意义,不仅仅局限于经济效益,最重要的,它使刚刚制定不久的开放政策在上海人民心中扎下了根,向全国人民诠释了开放政策深刻而丰富的内涵,让世界各国看到了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的决心。

  语重心长地告诫:组织路线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我们见不了马克思,就要天下大乱。你们不要以为中国乱不起来。

  7月26日晚10时,专列抵达万家灯火的海滨城市青岛。微笑着走下火车,与迎上来的地方党政军负责干部握手寒暄后,驱车至山海关路9号下榻。

  虽然说他此行主要是休息,什么也不干。实际上,对他来说,与其说是休息,不如说是换个工作环境而已。

  28日,晨雾初散,碧空如洗。八大关汇泉小礼堂前,山东省省委和青岛市委的主要领导同志都汇集在这里,等待着的到来。

  不多会儿,身着白色短袖衫、灰色长裤的走来。他神采奕奕、充满朝气,完全不像年过古稀之人。

  在山东省委白如冰的介绍下,与大家一一握手,互致问候。之后,大家簇拥着他进入会议室。

  会议室不大,中间的条桌一字摆开,上面铺着白色桌布,两侧排列着十几把藤椅,给人以简朴、素雅之感。

  听完汇报后,习惯地点着一支烟,向前倾了倾身体说:山东工农业搞得不错,不要骄傲。你们基础很好,认真地抓抓会发展很快。

  随即,把话题转到党的组织路线问题上来:我们解决了两个方面的问题,一个是思想路线问题,一个是政治路线问题。思想路线非常重要,没有正确的思想路线,不可能有正确的政治路线。我们的政治路线就是搞四个现代化。现在,我们要明确提出解决组织路线问题,而组织路线最根本的是选择培养人。这是根本的问题、百年大计的问题、对党负责的最大问题。要从上到下有意识地培养一些比较年轻的人、真正坚持我们现在政治路线的人、正派的人、党性强的人。现在思想要解放,把庙腾出来,选年轻的,这是党和国家的最大利益,是保证我们路线贯彻执行的中心问题。解决政治路线问题比解决思想路线问题的阻力更大。

  在重大原则问题上,历来旗帜鲜明,寸步不让。粉碎“”之初,针对“两个凡是”的错误方针,以无产阶级家敏锐的洞察力和无所畏惧的精神,明确指出:搞“两个凡是”不行。他“到处放炮,唱了对台戏”,支持、推动全国范围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,反复宣传、阐明“实事求是”这一思想的精髓,从而拉开了“”之后一次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的序幕。

  曾在多种场合反复强调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重要性。这次讲话中,他强调要好好解决这个问题。他指了指白如冰十分认真地说:刚才你说山东没有解决好,要好好解决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思想不解放,实现“四化”的思想基础是不牢固的。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是基本建设。思想路线问题不解决,政治路线不能贯彻。说拥护政治路线是假的。

  第二天,在接见海军党委扩大会议全体同志讲话时,再度强调了这个问题。他说:最早是搞乱了我们党的思想路线,把思想庸俗化,搞得支离破碎,而不是让人们准确地、完整地学习和运用思想来思考问题、提出问题、解决问题。

  “党的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,尽管有人不通,但总是已经确立了。现在我们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?是政治路线问题。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政治路线确立了,要由人来具体地贯彻执行。由什么样的人来执行,是由赞成党的政治路线的人,还是由不赞成的人,或者由持中间态度的人来执行,结果不一样。这就提出了一个要什么人来的问题。”

  “我们要注意,现在反对党的政治路线、思想路线的,还大有人在。他们基本上是、‘’那样一种思想体系,认为中央现在搞的是,是右倾机会主义。”

  还说:“我们粉碎‘’后,落实了政策,把老同志请回来。这一段必须这样做。但老同志有个自然规律──岁数大了。”他环视四周,对右侧的赵林说:“我75岁了,你也70多岁了。”又对左面的白如冰说:“你也不小了。我们这个房子里年轻人不多。根本的问题,百年大计的问题,对党负责的问题,最大的问题,是选拔人。不能等,从现在就开始。”

  这一时期,反复向全党讲选拔、培养人的问题,可谓苦口婆心。他深有感触地说:“1975年我主持中央工作时,王洪文就说嘛,10年后再看。”

  “不要看轻‘’的影响,不要看轻帮派体系,帮派思想与党性是绝对对立的。”“要从上到下,有意识地选一点比较年轻的人,真正坚持我们现在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的人,正派的人,党性强的人。”

  特别强调不要让那种善搞阴谋的人进入领导班子。他举了山东籍的康生这个例子:当年喊“王明万岁”的也是他。土改时他“左”得厉害,毛主席叫他下去,在实际工作中锻炼锻炼。从此,他不满、装病。“八大”时成了政治局候补委员。他经常过问你们山东的事情。康生没干什么好事。

  最后,语重心长地说:“解决组织路线问题已经提到我们议事日程上来了。这个问题解决不了,我们见不了马克思。老同志在,问题比较好解决,如果我们不在了问题还没有解决,就要天下大乱。你们不要以为中国乱不起来。”

  关心、重视人问题,不但一再强调这个问题的重要性,逐项申明选择人的标准,还在此后的几年中身体力行,主动退居二线,把年轻一些的同志推向第一线考验、锻炼,直到完成中央领导集体从第二代向第三代的过渡,充分显示了他作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远见卓识,展现了他胸怀全局,处处为党、为国、为民的伟人风范。

  “有人说社会主义不如西方好,不如、香港好。如果那样,你这是什么社会主义?是‘’的‘社会主义’。”

  这次来山东,沿途他看到庄稼长势很好,非常高兴,关心地问产量,问分配情况,嘱咐要搞好农田基本建设,说旱涝保收、高产稳产田,每人一亩就解决问题。

  提倡因地制宜地发展农业生产,不赞成到处都搞“以粮为纲”。他说,一个生产队都有个思想解放的问题。搞多种经营,增加收入,都要解放思想。

  思想不解放,好多事情遇到具体问题就会有障碍。解放思想,好多事情可以办到。联系到山东的实际,他说,山东海岸线很长,产鱼不少,条件很好,可以搞现代化远洋捕捞。在食品构成上,将来多吃点鱼、肉,不吃那么多粮食。鲁西南金乡、鱼台一带坑坑洼洼,可以多养鱼,搞养殖,把每个水面利用起来,收入比种庄稼多。

  的这些思路,给省委一班人很大启发和鼓舞,为山东大力发展多种经营,实施“海上山东”和“南四池综合开发”战略,指明方向。

  当时,山东的工业总产值在全国占第四位。及时提醒不要骄傲,并说,江苏技术水平高,产品质量好,上得快。应该注重产品的质量、花色品种以及外观包装等。他又说,不解放思想不行,包括利用外资、引进技术、体制改革等问题。电子工业同外国人搞了一部分合营,我们好多困难是电子工业上不去。现在有的人反对引进,你稍微出点毛病,他就挑。哪有不出点毛病,不吃点亏的?人家是资产阶级,不挣你的钱?搞四个现代化,总是要吃些亏的。外国人欺负我们不懂,但这个路是要走的。

  那是他到达青岛的第二天早晨,起床后在居处周围散步。他站在依山抱海、绿荫如盖的八大关,远眺湛蓝似镜的海面,近闻时起时伏的涛声,周身沐浴着习习海风,心旷神怡,兴致很高,连连夸赞这一带风景美丽,嘱咐要好好保护,开发旅游业。

  在花木簇拥中,一座座青石红瓦、各具特色的西式小楼吸引了的注意。他问其来历,省委秘书长李子超告诉他,这都是本世纪初西方列强瓜分中国时期建的,他们发现这里景致幽雅,纷纷霸占来盖别墅、住宅;邓现在住的那幢,是美国太平洋舰队的克拉克盖的,建国后划入疗养区,周总理曾在此住过。

  这时,看到一些小楼里炊烟缕缕,便不解地问是怎么回事。陪同的人告诉他,那是“”中搬进的住家,此时正在做饭。他认为这在疗养区是很不适宜的,要求给那些住户另行安排住房。

  当看到疗养区内水榭、喷池都干涸了时,他说,这么好的风景,没有水会把名声败坏了,条件不具备先不要开放。

  7月30日7点30分,同志从驻地山海关路出发,乘坐中型空调面包车直赴崂山。陪同小平同志考察崂山的有海军司令员叶飞、副司令员杜义德、副政委卢仁灿、北海舰队司令员饶守坤、政委康志强、山东省委白如冰、市委书记刘众前等人。

  1979年是中国吹响改革开放号角的第二个年头。崂山,这一旅游胜地,在当时还只是刚刚对游客开放,基础设施和条件很不完善,其风景甚至连当地人也难能饱览。当时,崂山的路没有整修,崎岖的山路颠簸危险不安全。对此,小平同志在车上自言自语地带着浓厚的四川口音说:“这里的景色很美,就是路孬,危险不安全,不适合旅游,不能接待外宾。”这是小平同志在去崂山的路上的最初印象。

  当车行至石老人时,小平同志让车停下,面对青山、大海,对身后的省、市领导语重心长地说:“看看,这里的路,前有大海,后有青山,路窄路孬,危险不安全,是这山的必经之路吧。如果这里的路没修好,谁还敢来这里?不适合搞旅游,更不能接待外宾。”

  市委安排小平同志游览崂山太清宫,有两件事要做。一是选导游,经过市委研究决定,市园林局的副局长曲佩敬作为同志游览太清宫的导游。二是太清宫是弹丸之地,地方小,游人多。是旅游旺季,警卫是一个难题。有人说,在沙子口设卡,凡是去太清宫的旅游车一律堵在沙子口不准进山。来青审视青岛市警卫工作方案的中央警卫局副局长孙勇说:那不行,他如果知道了就不会去的。

  小平同志有交待,不能因为他来崂山而妨碍群众游山。小平同志在游黄山天都峰时,被到黄山旅游的上海复旦大学的大学生们看见了,他们激动地一下子围住了小平同志,纷纷掏出学生证或小本本让他签名留念。负责警卫工作的同志考虑到此处山险、路窄,便婉言相劝,结果,人是越聚越多,小平同志被激动的群众围簇着。警卫人员正在犯愁之时,小平同志提出了和同学们合影留念,并给每人寄去一张,大学生们非常高兴,合影之后立即解了围。

  8点30分,小平同志来到太清宫。市委书记刘众前把导游曲佩敬介绍给小平同志,小平同志面带微笑,曲佩敬则激动地紧紧握着小平同志的手、向小平同志问好,表示欢迎,接着,曲佩敬就开始覆行他的导游的职责。曲佩敬陪同小平同志去临时设置的接待室(“三清殿”东院)休息。当路过“三官殿”院西便门时,小平对这里的黄杨树很感兴趣,便停下来欣赏。曲佩敬开始介绍,当说到“这种树长得很慢,长到现在这么高大约需要几百年的时间,木质细而坚硬……”时,这时,小平同志指着树说道:“这种木头可以刻图章。”在场的同志对小平同志广博的知识都敬佩不已。邓榕还在此树下摄影留念。

  当走到“龙头榆”树下时,小平同志对该树枝繁叶茂的长势,冠幅之大,树龄之长很为惊奇和欣赏。此时虽是炎热的天气,这里却也是清凉天地,令人心旷神怡。小平同志禁不住自言自语地说:“真美呀,真美。”

  看完“龙头榆”,紧接着到了旁边石崖上刻有“逢仙桥”三字的逢仙桥,曲佩敬向小平同志介绍:这是1000多年前,道士刘若拙遇到神仙的地方,于是就留下神话“逢仙桥”的传说。小平同志微笑着仔细地听着。随后,小平同志及省、市领导就到休息室休息。20分钟后,在那里,曲佩敬又简单的介绍了太清宫的历史沿革。

  小平同志休息完出来,就参观“三清殿”,从“三清殿”出来,顺台阶即下到“神水泉”,这里的台阶比较高,下台阶时,曲佩敬要上前搀扶小平同志,他向曲佩敬摆摆手,示意不用。小平同志下台阶时腿脚轻便,走起来很稳健。

  过了“神水泉”,又到“三皇殿”。在这里,小平同志主要观看了古树。“汉柏”。曲佩敬介绍说,古树“汉柏”,为汉代张廉夫手植,已有2000多岁高龄,属柏科针叶常绿树,但在这树干上又寄生着另外两种科别不同的植物。一是盐肤木属漆树科阔叶落叶树。二是中国凌霄,属紫薇科攀援植物。三种不同科别的植物三位一体生长在一起,而且生长得都很茂盛,实属罕见。在粗大的树干中,一棵碗口粗的凌霄盘绕而上,直达树顶;又名曰“汉柏盘龙”。更有趣的是,在古柏树洞里还寄生着一棵五倍子,枝叶繁茂,形成三树一根的奇观。在观音殿前,生长着一株玉兰,高达8米,树冠如盖,因清代蒲松龄以此树为题材,创作了《聊斋志异》故事中的《香玉》,使其更加引人入胜。小平同志边听介绍,边围绕古树观看,在介绍凌霄时,此时正是凌霄鲜花盛开季节,树梢顶端红花鲜艳,小平同志驻足仰面向上看。当他看到树干上半部有一块被烧成黑炭处,看了看曲佩敬,由佩敬汇报说:“原来树上有一个大马蜂窝,有人烧马蜂窝而将树烧成这样。”小平同志听了后摇了摇头,表示非常惋惜,并对省、市领导说:“应该照原样加以修复。”

  小平同志饶有兴致地听完介绍,拍了拍那硕壮的树干,仰观那遮天蔽日的树冠,对省、市领导说:“这个地方很好,就凭这么几棵大的古树,就可招引很多的人,有条件安排开放,发展旅游事业。现在崂山这个状况,搞旅游显然不够条件,尤其是连道路都没修好。”小平同志这几句发自肺腑的话,在小平同志走后,引起省、市领导的高度重视。1979年以后,崂山全面开发建设,使崂山的旅游资源得到开发利用。

  看完“三皇殿”后,小平同志又顺路返回。引小平同志走“龙头榆”那段上山的小路,去看雕凿在山崖上康有为的石刻。“天上碧芙蓉,谁掷东海滨,青绿山水图……何处非天际,暂复留人间。”这里小平同志对此处兴趣很浓,看了足有一刻钟的时间,也是他在太清宫游览景点看得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,他反复看了几遍,嘴里轻声念着,沉浸在康有为的书法、诗情之中了。看后他说:“这是康有为的真迹。”

  从康有为的石刻下来就到了“三官殿”,小平同志对院内两株大银杏树和大山茶(绛雪),很为欣赏。至此,整个太清宫应该看的也都看了。小平同志要和所有陪同人员在此合影留念。这时在屋里的工作人员也出来了,有几百人一齐鼓掌,向小平同志问好,小平同志则向他们频频招手。闪光灯频频在闪,记录了历史珍贵的瞬间。

  崂山,这一旅游胜地,过去不仅不对游客开放,连当地人也不能一览其面目。此后,崂山辟为旅游景点,加以修整开放,每到旅游旺季,中外游人如潮。1982年,崂山风景区成为国务院首批审定公布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,景区面积为446平方公里。1992年,崂山又被林业部批准为森林公园。崂山,正在铺展新的立体画卷。

  谈及经济建设问题,总是带着焦急的口吻,让人充满紧迫感。他说:“搞现代化建设就是要加快步伐,搞富的社会主义,不是搞穷的社会主义。社会主义优越于资本主义,是最大的政治。有人说社会主义不如西方好,不如、香港好。如果那样,你这是什么社会主义?是‘’的‘社会主义’。生产力不发展,有什么社会主义优越性?如果我们平均每人达到1000美金,就很不错,可以吃得好、穿得好、用得好,还可以增加外援。”“等生产力发展了,人民生活确有改善,这个时候,也许有些人会觉悟,但不是一天能见成效的。所以,思想工作还要做,党的总路线教育还要做,教育工作的具体工作要做好。”

  生活简朴,外出轻车简从,不搞排场,不吃请,不扰民,不给地方添麻烦。7月30日,离开青岛的前一天,在省、市负责同志一再表示要宴请他一回的情况下,他说,可以在他的住处聚一次餐,人要少。

  在胶东半岛11天的日子里,一直是那么操劳,不得闲暇。说起休息,也许游泳是他休息的一种最佳方式。

  担任山东省烟台市公安支队政委的郝战良同志,是当年陪同同志畅游大海的的一个警卫员。他因游泳技术出色而负责游泳时的贴身安全保卫工作。

  小平同志酷爱游泳。自第二天、也就是8月1日起,他天天坚持到大海游泳,且每次至少游一个小时。他总是做完准备活动就毫不犹豫地往水里一蹲,全身立即被水浸透,接着就伸开手臂游了起来。那份果决,着实令人钦佩。游在小平同志身边,郝战良心中涌起阵阵敬佩的热浪。老人家体格线岁左右的海军战士已有两人因腿抽筋而中途回岸了,年富力强的郝战良也有些乏了,而他老人家却还在一丝不苟地向前游着。毛主席73岁畅游长江,小平同志75岁畅游大海,要知道,和江比起来,海的水温更低,风浪更大,体力的消耗更多。

  一次,来到青岛第二海滨浴场游泳。他下水后,三五下涉过浅滩,直接向纵深游去。一排排的浪涛时而将他托起,时而又将他吞没,他全然不顾,间或变换一下姿式,依然奋力划水,一直向前。

  上岸休息时,坐在沙摊上,与青岛市委书记刘众前谈起青岛市淡水水源紧张的问题,探讨解决的办法。

  青岛市缺水问题相当严重,经常要采取定量配给措施。为解决这一困难,先后制定实施从崂山水库、大沽河、莱州、平渡等处引水方案。后来,在等中央领导的关心下,完成了长距离的引黄济青工程,使缺水矛盾基本缓解。

  喜欢大海,是因为他有着大海一样宽敞的胸怀,正因如此,他才令人难以置信地承受住了三落三起的人生大跌荡;喜欢搏击风浪,是因为老人家有着不畏艰险、百折不挠的精神和气魄,也因如此,他才能在时代的大风大浪中不屈不挠、傲然挺立。瞧,在浩瀚无边的大海上,风起浪涌。畅游其间的小平同志劈波斩浪,勇往直前,那气概何其豪迈。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副剪影,不正是他在政治舞台上叱咤风云的线日下午,即将踏上返京途程之前,又来到烟台海军海水浴场游泳。这天突然刮起6级的北风,海浪很大,水温也下降了不少。有关领导提请小平同志就别下海了。站在身边的郝战良也想:风浪这么大,下去游泳极易呛水;水温这么低,腿更容易抽筋。小平同志想必不会下海了。不料他笑了笑,一挥手说:“水温就是体温,怕啥嘛!”然后就一如既往地做起了游泳准备,豪迈地走向大海。这一次,他老人家一游就又是70多分钟才上岸休息。他披上彩条浴衣,显得有点疲惫。

  看到此景,笑逐颜开,主动走到孩子们中间,伸出两只手,抚摸着一个个可爱的头顶,拍打着一张张天真的脸蛋,一下子就融入了孩子们的欢快气氛中。

  看到小平同志身体那么硬朗,所有人员感到万分高兴,更感到中国大有希望。那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开过不久,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,小平同志刚为我们的祖国设计出一幅美妙的前景。实践证明了他老人家的远见卓识,时间也牢牢地铭记着他老人家的伟大功勋。

  (本文选自叶良彪、吴善明、杨永生的《“把黄山的牌子打出去”》;金运明《黄山拥抱小平》;王启云萧夏的《在胶东“休假”的日子里》;春茂的《心系人民情满海天》;徐忠、贺笑萍的《难忘的回忆:小平畅游大海》、张卫星的《与水兵的故事》。)(编辑阮志峰)

首页 | 焦点资讯 | 城市新闻 | 财经投资 | 体育运动 | 行业发展 | 旅游消费 | 娱乐头条 | 创新创业 | 商业推广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东方头条网 www.fusha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