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 推荐阅读 wap

东方头条网,东方新闻网!

热门关键词:  xxx  as  自驾游  云南  c4rp3nt3r
首页 焦点资讯 城市新闻 财经投资 体育运动 行业发展 旅游消费 娱乐头条 创新创业 商业推广 微商达人

返乡80后农家女当网红 靠直播卖出几百万斤山货

发布时间:2019-03-15 03:20:08 已有: 人阅读

  “你得等我,我现在还有300斤糯米没有打”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,好像下一秒她就会举起棒槌把300斤糯米打成糍粑。

  声音的主人卖掉过整个永顺县的猕猴桃,和自己家乡200多万斤的橙子,在淘宝上拥有两万四千多粉丝,是个小“网红”。她的ID是“湘西九妹”。

  过年前九妹一直处在这种状态:除了打糯米,有时她要在白天杀一头猪,还要包好几百份快递,晚上泡好黄豆,第二天炸油豆腐、做豆腐乳。她边直播边干活边卖货。她说自己兼顾老板、客服、发快递、运营。一整天都不怎么合眼,“整个人累得快疯掉”。

  有时她会突然“啊”一嗓子,把疲惫喊出去。但她乐在其中,并不觉得辛苦,“想要改变环境,让我爸妈不再这么辛苦”,这样的信念支撑着九妹。

  “年三十也会直播”,九妹开心地在电话里说。粉丝希望她直播,他们说城里的年没有年味,想看九妹村里怎么过年。九妹答应了,她说到时候不卖货,就是直播过年,喜喜庆庆的。

  九贝的家乡是湖南省张家界八大公山镇蹇家坡乡洗泡村,这里地处湖南省西北边陲,据说整个镇子人口不到2万人,是个土家族、苗族、回族、白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的高寒山区。镇子里山峦重叠,沟壑纵横,深林覆盖率近90%,颇具原始森林的气势。

  绮丽的风景里,九贝所在的村庄并不富庶。因为坐落在山区,村庄分布极为分散,交通不便,仅有主干路铺了水泥,只要下雨下雪,小路泥泞地拔不出脚,进出村子都极为不便。九贝说,冬天只要一下雪结冰,就会封山,进不去也出不来,村民家里养的牛羊也断了口粮,只能靠存的草粮应急。此前有媒体进山采访,回去的途中差点出事故。

  平日里,进出村子只有一趟中巴车,是往返村子和县城的。早上天还没亮发车,晚上回来,只此一趟。十几人容量的中巴车常常要挤进几十个人,严重超载。

  这样闭塞的村庄,正如中国大部分农村一样,年轻人几乎全部出去打工,村子里留下的都是佝偻着脊梁听不清声音的老人。“像我一样大或者比我小的,一个也找不到”,34岁的九贝说道。

  九贝家有四个孩子,她排行老三,念完高中后,九贝就外出打工。她做过导游和帮工,后来认识了老公,嫁去了浙江。看似是嫁去了富庶的地区,但“他也是穷苦出身,跟我一样生在山沟沟里”,九贝解释道。现在因为九贝留在父母家里,两人长期分居。

  为什么要回来?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,九贝说是父母太苦了,家里太穷了。因为兄弟姐妹四个人过得都艰难,尽管父母已经年近七旬,但依然操劳着繁重的农活。陈父陈母家里的活计包括:三十多亩玉米地,五头牛,六只羊,四头大肥猪,五只小猪仔,还有八十多只鸡。“我妈一天到晚都要干活,六月天的时候晚上十点多才能回来睡觉”,九贝的声音听上去依然铿锵干练,只是最后两个字声音才弱下去。

  尽管家庭农活多,变现却一直困难。因为交通不便,没有销售门路,三十多亩玉米地几乎成了牛羊猪的饲料。而去一趟乡里的集市要跋涉一个多小时,年事过高的父母还要把货物放在背篓里背过去卖,更是加大了难度。因此忙活一年下来,陈父陈母的收入最高不过3万元左右。

  但这3万元也留不下多少。“2万多都交了人情费”,九贝的话揭开了这个家庭原本更深的烦忧。当地习俗是不论婚丧嫁娶,或是婴儿过百岁和老寿,甚至是搬家、死人立墓碑都要摆酒席,吃酒席就要给红包。陈家有过一天要跑八家酒席的经历,跑都跑不过来。九贝说起这个习俗就咬牙切齿起来,在她看来这是个陋习。陈父陈母更尴尬,那几年不去吃酒席觉得抹不开脸,去吃酒席却没钱。

  这也是大多数村里人的情况。老人们都以地里种的和家里养的维持生计,卖货就要跑去集市,然而集市偏远,近点的走一个多小时,远一点要走上三个小时,路上鸡蛋之类的农产品又容易破碎,如果不慎再摔一跤,又是一大笔治疗费,到头来可能是一场空。

  2018年春节,九贝看到从城里来的堂妹在玩直播,一向脑子活络大胆的她,看着手机屏幕里父亲忙碌地炸着油豆腐,突然觉得,也许自己可以做点什么,比如用直播帮家里卖农产品。

  村子里没有人用无线个G的流量套餐,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大运营商用了个遍,大山里的信号依然微弱,网络把画面卡顿成马赛克,刚进来直播间的人一看是个卡顿的小黑屋,旋即就退了出去。

  “这个事情很严重”,九贝急得不行,跑到乡里找人架无线,三个月后,从五公里外的集市上牵过来的线接进了洗泡村,陈九贝的家。九贝也就此成了“九妹”。

  九妹没有想到的考验还在后面。淘宝直播不仅仅是直播,还要卖东西。山村往外卖东西,困难重重。物流是摆在最前面的。九妹卖的第一个商品就是妈妈种的玉米。玉米首先要从村里运出去,再从县城发往全国各地,“相当于两次运费,快递费比别人贵很多”。

  最初九妹自己背个篓往外运,全靠一双脚。她常常选择天没亮就出发,沿着乡间小路往村外走,走到主干路上再招手拦个顺风车。这段路不短,要走近一小时,路上黑洞洞,没有路灯,白天郁郁葱葱的树在黑暗里变得诡异,换做别人定会吓得走不动路,九妹并不害怕,这是她从小走到大的路。只是,路途中必经一个坟场时,她心里还是会打鼓。

  有时候九妹就开着直播走这段路,“有些粉丝,家里可能有孩子起得早,会进来陪我说话”。“他们会跟我说‘九妹不要怕’,有时候也会逗我,让我回头”,回忆那段送货路上跟粉丝互动的时光,九妹声音里也荡出了笑意。

  随着粉丝的攀升和货量加大,后来九妹已经很少自己背着篓把货送出去。有时候货靠家里的拖拉机一路轰鸣地送出去,量更大的时候就雇一辆跑私活的私家车,给50块钱,把一车货送到乡里,再发快递。

  运货解决了,包装盒也是个坎,九妹感慨最开始她发现一个手掌大的盒子都要3块钱,心疼得不行。最初因为没有考虑到成本,亏到欲哭无泪。

  后来她学聪明了,跑去集市上回收别人不用的纸盒,量做起来后,在网上找厂家直接谈合作,成本控制得比以前好。

  不到一年的时间,“湘西九妹”获得了两万四千余粉丝,跟真正的网红相比,这个数字少得可怜。但对于九妹而言,每一个粉丝都记录她一路走来的点滴。

  最让九妹难忘是2018年8月卖猕猴桃,那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直播和网络的力量。那时候九妹已经开播三个月,家里能卖的都拿出来了。这时候一个在天猫卖水果的商家联系她,说自己在湘西永顺县,请九妹过去帮忙直播卖猕猴桃。

  九妹坦诚,她犹豫了片刻,划过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钱,对方说没多少钱,就是帮帮当地果农。湘西永顺县盛产猕猴桃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。往年,因为销售渠道窄,猕猴桃免不了滞销,最终烂在果农的果园里。

  考虑之后,九妹答应这件事,她觉得自己正好可以学习别人怎么卖商品。九妹跑去了永顺县。这次经历是难忘的,她没想到直播一开始,3个小时内就成交了超过1000单,一单5斤装,2.5吨猕猴桃通过一台手机销往全国。最后整个县城的猕猴桃全部销售出去,甚至还需要临时从外地调货。

  这次经历笃定了九妹的信心。后来她又在去年年底,用13天时间靠直播烤橙子,把自己家乡200多万斤橙子卖出去。

  自家的东西满足不了粉丝的购买热情,九妹就背着篓去村里收货。“卖鸡蛋!卖鸡蛋叻!”九妹戴着草帽、穿着雨鞋,走在村里湿乎乎的泥巴路上,冲着木屋里喊。

  地形原因,洗泡村的村落十分分散,家家户户离得远。九妹有时候为了收齐土鸡蛋,要跑六七户人家,收齐了天也黑了。

  她有自己的标准,比如所有的产品都要是老祖宗留下的老手艺做的,像腊肉。农产品一定要是当地人家种的,不要外面进的土豆、红薯、绿豆。肉类则要求是自家喂食,而不是饲料养大的。为此,九妹专门上传视频,让网友看当地的鸡是怎么在山林里散养的,“白天想捉都捉不到”,也会跑去村圈搞突击检查。

  有了九妹,村里的老人不用再走去集市卖东西,偏僻山村里的农产品就这样被外面的世界看到。乡亲们是感谢九妹的。

  不过跟乡亲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帆风顺的。有村民质疑她在网上卖那么贵,嫌给自己钱少,九妹就只能耐心地跟对方讲自己的成本。“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吃亏”,九妹说自己会给上了年纪的人价格高一点,但她也有原则,“我会让他知道这是我特意多给你的”。

  她戴一副红框眼镜,一头没有经过悉心打理的齐耳短发,常常穿着花纹繁琐的民族褂子或黑色冲锋衣,外面有时套一件紫格格的围裙,一看就是随时要干农活的人。直播的手机也是直接一摆,有时镜头动得太快让人眩晕,也不谈构图,偶尔她几乎要出了镜头。

  “我的风格就是直播我的生活”,九妹心里清楚自己的定位。她常常早上起来没多久后就把手机一架,一直播就是一整天。镜头里她一没注意火候就把糍粑煎得焦黑;跑去黑魆魆的房子,用手电筒照亮悬在房顶的火腿供粉丝挑;或者是戴顶草帽穿着棉拖鞋在下着雪的室外搭着炉子烤橙子。

  有时候直播也记录了哭笑不得的生活瞬间。比如有一次她直播上山赶羊,结果把羊赶丢了。“粉丝就是看我的生活,像追电视连续剧一样,反正我家有干不完的活,不用设计。”

  干不完的活变成了粉丝和关注。有人喜爱她真实原生态,看着她全程直播挑货、收货、打包、寄快递,觉得她诚实可信赖。九妹也得以在众多农产品的商家中脱颖而出,销量一天比一天高。

  也有人质疑她。他们走近直播间,看到映入画面的是昏暗的老房子,背景里杂物堆叠在一起,主播是一个面色红黑的短发妇女,便会问:“你卫生达标了吗?” “为什么不收拾一下屋子,乱七八糟的” “你怎么不戴手套和口罩?”

  九妹感到有点委屈:“我家的情况不可能每样都达标,改得了小环境改不了大环境。”老房子盖于1973年,四十多年的木质房子,地板都已经烂掉。家里三口人,农活占据了所有时间和精力。房间整不整洁?人收拾得体不体面?这些都不在九妹和家人的考虑体系之中。当然,九妹也在改变,她戴上了手套,说“一步步改”。

  几天前九妹跟妈妈吵了一架。事情源自于刚收上来的一批质量上佳的黄豆,妈妈觉得好黄豆应该用来炸油豆腐,因为油豆腐对黄豆要求高,但因为第二天九妹要杀猪,怕时间来不及,便临时决定全部用来做豆腐乳。老人家觉得可惜了黄豆,母女俩拌了几句嘴。

  谈到这大半年赚了多少钱,九妹不好意思地说“赚了点小钱”。赚到钱后,她买了好几台冰箱,为了存储货品。再赚钱,就是把家里的老房子翻修一下,她说别人家年轻人回来都盖了砖房,结实敞亮,她没想好盖不盖砖房,但一定要变一变了。

首页 | 焦点资讯 | 城市新闻 | 财经投资 | 体育运动 | 行业发展 | 旅游消费 | 娱乐头条 | 创新创业 | 商业推广 |免责声明

Copyright2008-2020 东方头条网 www.fusha.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: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

电脑版 | wap